财新传媒
2020年01月17日 14:58

刘瑜:这是一个暴躁的时代

注:此文系旧文,再次发出,与读者共勉。   这是一个暴躁的时代。在微博上我见过几个经济学爱好者吵架,说起来也是真名实姓、有头有脸的人物,吵起来竟然也时不时冒出“你这个傻X”、“XXX这个蠢货”、“你吃XXX的屎去吧”这样的用语。   如果真是希特勒和犹太人那样不共戴天也就罢了,但真要仔细去推敲,发现争论双方很可能70%甚至90%的观点是相似的,但即使是30%甚至10%的分歧,也往往导致“一言不和就掀桌子”。   ...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9日 16:10

刘瑜:谁是大学里的主人翁

本文系2009年旧文。   以前我曾跟外婆开玩笑:您真倒霉,在一个媳妇地位特别低的时代做了媳妇,又在一个婆婆地位特别低的时代做了婆婆。其实同样的句式也可用于我自己:在一个学生地位特别低下的国家做了学生,然后在一个老师地位特别“低下”的国家做了老师。   我做学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小学亲见老师用粉笔头砸同学,中学目睹老师把不听讲学生的书包从四楼扔下去,大学被告知答辩时千万不要跟老师们辩论……等我做...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3日 15:55

民主及其半径——评《民主的阴暗面》

民主及其半径——评《民主的阴暗面》 迈克尔·曼的《民主的阴暗面:解释种族清洗》如果与R.J. Rummel的《权力杀戮:民主作为非暴力的一种方式》同时阅读,将是非常有意思的阅读体验。同样最初出版于2005年,两本书所传达的意思却截然相反:前者试图论述“民主化加剧族群冲突”,而后者想说的则是“民主缓冲社会的暴力程度”。何以两个学者对同一制度的暴力后果判断截然相反?哪一种判断更接近事实?   《民主的阴暗面》讨论现代化危机     曼的观点模糊印证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9日 17:06

谁有特权上大学

来,给你出一道题。假设你来自于火星,突然被扔到中国,你可能被扔到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也可能被扔到河南这样的内地省份,甚至还可能被扔到西藏这样的边疆地区。不幸的是,你被扔到中国去的使命,就是去上中学,然后高考。当然了,如果你想考进北大清华这样的牛校,   你肯定希望自己被扔到北京上海,因为那里学习条件好,分数线又低嘛。问题是,你被扔到这3个地方的概率一模一样,各三分之一。   这个时候,让你来设计一个理想...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3日 14:26

城市精神是一种自由的精神,是消解权力的文化

城市精神是一种自由的精神,是消解权力的文化   贝淡宁:21世纪,我们的身份认同越来越放在城市层面上   贝淡宁:首先第一个问题——我们是谁?在21世纪如果你问我“我是谁”,我可能会说我是加拿大人,我的朋友是以色列人或者中国人,我们总会先想到国籍。之后人们可能会想到在21世纪,我们进入了全球化的世界,我们的身份可能是全球性的人,我们认为我们是世界公民。但是并没有很多人会这么想,我们仍然有很强的归属感,我们仍然希望自己归属于某一个社区。当然,我...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9日 18:03

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建立三观,除非……

谈政治:它是关于公共生活的交通规则   曾经有一个中学生报考志愿的时候想选专业,问过我“政治是什么?”我觉得政治就是关于公共生活的“交通规则”。因为交通规则就是红灯停,绿灯行,我觉得政治就是关于公共权利这种“交通工具”,它在什么灯前面应该停,在什么灯前面应该行,它的行驶速度是什么。   所谓国家本质上就是用它们专业的术语来说,关于合法的暴力的组织方式。在我们生活中打人是不对的,只有国家才能掌握合...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9日 14:21

哈佛大学为什么这么牛?

我在哈佛做一年博士后,除了领钱,基本也没有什么别的任务。为了防止自己整天缩在家里,把薄薄的那一沓钱翻来覆去地数,我决定去旁听几门课。   那天我去学校我所在的机构,跟机构里的秘书表达了此意。她非常干脆地说,没问题啊,只要教授同意,都可以呀。我问,有没有一个什么社科方面的课程清单,我看看有什么课可选。我问的时候,想象的是几页纸,可以站那顺手翻完。结果说时迟那时快,柔弱的女秘书突然掏出一个庞然大物,向...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9日 13:51

美国的选举,其实选谁都差不多

美国的选举,其实选谁都差不多 本文摘录于刘瑜《民主的细节》,2009年6月出版。   如果我是美国人,很可能不会去给大大小小的选举投票。这倒不是说我这人政治冷漠,没有公民责任心,而是我觉得,在美国现在这种政治体制下,其实选谁都差不多。   比如我一直在跟踪观察的马萨诸塞州的州长选举。   每年的11月7日是美国的选举日。今年(2006年)没有总统选举,但是有许多州要选州长,我所居住的麻省就是其中一个。   如果我是一个麻省公民,我选谁...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7日 15:33

如何看待美国大选中的川普现象

如何看待美国大选中的川普现象 ——论美国政治中的民粹主义   很多人认为,当今欧美政治已被民粹主义裹挟。   在美国,茶党的兴起、川普在共和党的胜出以及桑德斯旋风,被视为美国民粹主义崛起的表现。在欧洲,无论英国退出欧盟的公投决定、法国右翼国民阵线的崛起、北欧诸国右翼政党的抬头,还是排外性政党在许多“新欧洲”国家的得势,亦或激进左翼政党Podemos(西班牙)、Syriza(希腊)的选举表现,都被视为欧洲民粹主义的征兆。   以“民粹主义...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4日 16:00

在飞机上 毛姆是我唯一旅伴

在飞机上 毛姆是我唯一旅伴   毛姆给我最大的感觉是温暖   来英国上飞机前,想着应该塞一本小说到行李里,巡视了一遍我的书架,看到毛姆的短篇小说集,想,就是他了。我去的是英国,读一个英国小说家的作品正好。而且是短篇小说集,随时端起,随时放下,对于旅行者正合适。   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的选择。这些天,在三一学院阴森庄严的教堂式房间里的沙发上,在伦敦青年旅社的上铺床位上,在路边的小咖啡馆里,在来回的飞机上,毛姆是我唯一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9日 14:40

我承认,我有学习焦虑

文章摘录于刘瑜《送你一颗子弹》,2010年1月出版。

我订了—份《经济学人》杂志,已经订了两年了。但是仔细想起来,发现除了坐地铁的时候,我其实根本不看这个杂志。那为什么要订呢?想来想去,我觉得订《经济学人》这件事,至少从形式上缓解了我的“学习焦虑”。

作为一个文科博士生,我承认,我有学习焦虑。

据说我们生活的世界已经变成一个地球村了,而我对村里谁跟谁又打架了,谁家玉米种得最好,谁家失火了一无所知,能...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2日 15:31

“你回国吧,中国多复杂啊”

前些年有本挺热闹的书,叫《历史的终结》,这个书的大致意思是说,冷战之后,苏联阵营败下阵来,西方的文明大获全胜,以后咱们跟历史就没什么可讨价还价的了,顺着西方文明这条道一直走到黑就行了。

虽然这个说法看上去让人觉得很宿命,因而很省心,广大中外知识分子还是对这个提法表示了极大的愤慨。怎么能说西方文明就是历史的尽头呢?我们的主观能动性呢?从此以后,我们要站在什么旗帜下振臂高呼呢?知识分子们爱冒险的心啊...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2日 15:22

据说坊间盛行绝望

据说坊间盛行绝望。

有网友在微博上转播一次关于转型的会议的氛围:A教授表示自己的文字很绝望,但内心更绝望;B教授表示国民性决定了各阶层得一起“玩儿完”;C教授表示既得利益集团已将其利益制度化。总而言之,“改革已死”。大家所能做的,似乎就是坐在冲下悬崖的车里,眼一闭心一横,等待最后落地时的一声“咣当”。

类似的氛围我也经历过。每当我对改革的未来表示“审慎乐观”时,就会有朋友提醒我:你是不是太幼稚了?...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31日 15:32

为什么我不喜欢学术圈子

本文收录在《送你一颗子弹》一书中,2010年1月出版。

昨天给以前一个老师打电话,给以后回国教书探路。谈话期间,老师不断蹦出这样的词汇:“每年核心期刊发表文章数量”、“教学量”、“基本工资”、“外出讲课工资”、“评职称规则”、“项目申请”、“五年考核”……我突然两眼一抹黑――这就是我要过的生活么?一层层的套子,不断地往里钻?

总有一种冲动:老子去做自由撰稿人算逑了。

那天某电视台重放老片、Jack Nic...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3日 16:45

没来的请举手

《新世纪》
------

因为时不时发点牢骚,被一个朋友教育:“中国现在发展得很好呀!你看——”顺手往窗外一指:“到处是高楼大厦!比国外很多地方现代多了!你看我们现在这个餐馆,还有周围的餐馆,全是满的……”
我承认,虽然空气能见度有限,顺着她的手指,我的确看到了窗外很多熠熠发光的高楼大厦。岂止高楼大厦,还有车水马龙——延绵不绝,完全可以用“唯余莽莽、顿失滔滔”来形容。此外,我可以以亲身经历作证,我...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4日 11:44

恶之平庸

《新世纪》
----------

在网上找到了这个人的照片之后,我曾仔细端详他的脸。这是一张普通西方人的脸:细长的鼻子,略带鹰钩,眼睛不大,但是深,棱角分明的下巴,嘴唇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几乎透着善意。这样的人,欧美的大街上到处可见。但这又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叫阿道夫·艾克曼,曾作为纳粹高官参与屠杀犹太人。根据对这个人的审判材料,学者汉娜·阿伦特写过一本书,叫《艾克曼在耶路撒冷》,不过此书的副标题...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5日 09:57

诗的世界在每一个角落等待

一个人只能度过一生,这事可真叫人沮丧。但好在我还有刘天昭。

       就象上帝造了大米这种东西,有时候人们用它来蒸饭,有时候人们用它来煮粥,我想上帝在造我和刘天昭的时候,原料是相近的,但是后来一个被蒸了饭,而一个被煮了粥。于是大米的一种命运得以窥视大米的另一种命运。

       但是她比我决绝。我说刘天昭“决绝”,是因为她真舍得放弃。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她放弃了建筑师的前途。独自在一个空空荡荡的房子里“...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31日 10:40

素什么质

很多人可能都意识到,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很难译成英文,比如“突击手”、“不折腾”、“精神文明”、“班子建设”……要是谁能译出“血染的风采”,那我简直想给他送一面锦旗。在此类词汇里,有一个就是“素质”。

      “中国人素质低,所以中国不应当……”,这句话如此广为传播,以至于“素质”这个词前面少了“中国人”,后面少了“低”,“素质”这个词都显得缺胳膊少腿。但素质翻译成什么呢?译成“quality”似乎最合...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6:56

超越那些想当然

 

2004年,《外交季刊》登过一篇文章“一个正常的国家”,作者是学者Andrei Shleifer和Daniel Triesman。他们针对当时西方媒体、学者和政治家将俄罗斯的情况描述得一团漆黑的情况,试图论证俄罗斯的情况虽然不那么好,但其实也不那么糟,是个“经济中等、政治凑合”的“正常国家”。之所以那么多人唱衰俄罗斯,大约一则是因为很多人还是把注意力停留在俄罗斯刚开始转型的那几年,二则因为苏联的历史地位,人们对俄罗斯的预期太高...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5:56

给理想一点时间

      相信时间,就意味着相信历史没有进步的捷径

  你相信头脑还是心灵?一次聊天中,一个朋友问。

  我说我相信时间。

  总结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原因时,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原因就是“国民党没有开展土改”,因而失去了农民。相比之下,共产党土改搞得轰轰烈烈,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当家做主人。农民分到了土地,于是参加革命保卫胜利果实。

  其实严格说来,国民党在大陆期间也不是没有土改愿望。孙中山先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