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瑜 > 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建立三观,除非……

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建立三观,除非……

谈政治:它是关于公共生活的交通规则
 
曾经有一个中学生报考志愿的时候想选专业,问过我“政治是什么?”我觉得政治就是关于公共生活的“交通规则”。因为交通规则就是红灯停,绿灯行,我觉得政治就是关于公共权利这种“交通工具”,它在什么灯前面应该停,在什么灯前面应该行,它的行驶速度是什么。
 
所谓国家本质上就是用它们专业的术语来说,关于合法的暴力的组织方式。在我们生活中打人是不对的,只有国家才能掌握合法的暴力。实际上政治解释了这种合法的暴力在什么灯前面应该停止,什么灯前面可以往前走。
 
中国的中学政治和大学思想政治教育是类似的,最典型的一个区别,就是它是告诉你一切问题是有一个标准答案的,你要按照这个标准答案去写。如果在国外讲政治学,是允许你提出不同的看法,只要你能自圆其说都是可以的,至少我教的政治课允许学生们有不同的看法。
 
我认为比较好的教学方式是让学生自己去分析,到底什么样的经济制度是好的,是市场经济好还是计划经济好,还是以一个为主,另一个补充,我觉得它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鼓励学生们自主思考。
 
谈教育:希望她从小喜欢读书,并且通过阅读获得精神上的自由
 
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读书,但也不一定非要出国去,我希望给她创造一个轻松自由的环境,能够稍微抵御一下洗脑式的教育,不知道能不能实现,但是我希望这样。毕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条件把孩子送出去,而且把孩子送出去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副作用,至少在她18岁以前,她都会生活在中国,我希望她能够从小喜欢读书,并且能够通过阅读获得精神上的自由。
 
读过很多书后可能会推翻以前的一些看法,但是它同时也会引领你建立很多新的想法。你现在旧的看法已经被推翻了,新的看法还没有建立起来,可能是因为你读书还不够多,还不够深。
 
我觉得说到底,没有别人能够帮助你建立三观,只有你自己通过内心也好,通过对自己经历的反思也好,通过对正义社会和美好生活的想象也好,才能够建立新的三观,别人都不能够真正帮助你。
 
谈自由:做很多有益的事盘活我们已有的自由
 
我认为和扩大自由边界同样重要的是如何盘活我们已有的自由。我们可以读很多书,我们可以思考很多问题,可以各种场合与大家进行对话,我们可以做一些公益活动,可以读的书,可以想的问题其实很多。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已有的自由足够我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了,所以我个人没有什么抱怨,只是这个社会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由于社会不公平、不平等,每个人享有的自由程度不一样。由于社会阶层也好,在我享有更多自由的时候,还有更底层的人享有很少的自由,我们如何为了社会的公正,去帮助他们实现更多的自由。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