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瑜 > 一个八卦式访谈

一个八卦式访谈

《博客天下》的记者采访

1、看您最初的博客都是一些对于生活的点滴记录,包括您写论文、找工作、搬家等等,当初写博的初衷是什么?情感的抒发、表达观点?

我思维比较活跃,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多,生活中常常无人分享,写博客成了一种很方便的表达方式,让自言自语显得不那么尴尬。

2、在写了3年多博客以后,对博客有了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另外,博客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应该是4年多吧。博客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它的“快餐”性质。这种文体鼓励交流的即时性,语言有趣,和读者互动,情绪的传染,但所有这些优点都有硬币的另一面,它不大可能造就有深度的思考、讲事实讲论据的系统性、不鼓励独立的冷静的想法。

在我非常勤于写博客的那段时间,博客对我生活的影响还是挺大的,脑子里有博客这件事,基本上相当于手上有一个照相机,你对周遭事物以及对自己会更留心。

从实际的角度讲,博客帮助我认识了一些朋友,找到了一批读者,传播了一些想法,耽误了巨额时间……有得有失,得大于失。

 

3、看到您博客中有一篇文章中写道:“一定要写博客,生命、体验、感受不过是一些纸屑,而时间是把它们吹得七零八落的飓风。好在有文字,算是图钉,稍稍地把那些纸屑给固定住。”这也是您写博的一个原因吗?

呵呵,那篇博客是较早期的,大意是我记忆力不好,写博客帮助记住一些事情。记忆力不好,的确是我习惯于书写的原因之一,也可能是后果之一。

4、你把自己嫣部落的博客命名为情书,是因为“所有的文字,都是写给时间的情书”吗?另外,从这句话能感觉出您很喜欢写作。我看到,您不仅写博客,还给南方报系的很多媒体写专栏,而且,您还出了几本书,感觉您很喜欢写作。写作对您来说,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写作不是生活的一部分,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写东西是一种很“慢”的行为,一个念头在你脑子里闪过,可能只需要一秒钟,但是要把它完整地表达出来,可能需要十分钟。选择这种缓慢的行为,是选择用一种咀嚼、回味的方式而不是囫囵吞枣的方式对待生活,是对生活的一种敬意。

5、有人说,博客的生命力即将耗尽,您怎么看?你写微博客了吗?您还会继续写下去吗? 您平时也看别人的博客吗?什么类型的博客吸引您的眼球?

我觉得在一个信息封闭的社会,博客已经成了一种“媒体”,只要这个媒体还能提供很多传统媒体不能提供的信息,它的生命力就还在。另外人人心中可能都有一个芙蓉姐姐,只要一部分人的裸奔欲和另一部分人的窥视欲还一息尚存,博客就还有生存空间。

我不写微博,没有时间,而且很奇怪并羡慕那些有时间天天微博的人。

以前经常看博客,现在看得少。主要看的要么是闺蜜们的博客以保持联系,要么就是看一些专业性强的博客,比如经济博客。最近开始染上了追看某些微博的习惯,主要是中妙语连珠多。

6、你怕网友的批评吗?对于批评你一般如何回应呢?

早期经常和网友辩论,现在懒了,几乎不回应,后来干脆关了博客评论。

7、您的博客文章写了很多,自己也出了几本书,想过把博客文章也出本书吗?

我马上要出的这本书《送你一颗子弹》,其中有大量的内容源于博客。

8、另外,我们关注到,除了嫣部落的博客,您其他网站的博客更新的不如以前快了,是写博客写烦了,还是其它原因?

对,写烦了。觉得在一定的深度之内,能够表达的已经被表达过了,再说下去就是重复了;在那个深度之外,博客这种体裁无法容纳。这一点不仅仅适用于思想,也适用于情绪、情感。

另外的原因就是,随着博客读者数量增多,以及身份变成老师(画外音:“为人师表……”),越来越不愿意在公开博客上谈论自己的私生活了。其实我还有一个频繁更新的私博,记些生活琐事,但只是跟几个好友分享。

顺便说一句,公开博客里现在我自己操作的就是我的独立博客,其他网站上的,都是镜像,更新速度不是我自己决定的。

9、如果硬要给您的博客定义一个风格,您觉得是什么风格的?

混搭?呵呵。

关于文字

10、        看了您几篇文章,《兔子急了》《谢谢收看》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在你的笔下却是那么的生动,有现场感。而您还有很多关于政治和民主的文章,从感性到理性,游刃有余,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你的作品很多元,这跟你的性格有关吗?如何做到在几个风格中游刃有余的?

理性的是思维,感性的语言,两者应该不矛盾。

11、        看了您的很多政治博文,只是看文字,很难看出这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您的内心里是不是有着“男性的某种东西?

如果你说的“男性”是指思辨倾向的话,那么每个女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男人,区别只在于你是否向他敞开。

12、        一个时尚漂亮、外表柔美的女性,人们很难将她与政治挂钩,可是您曾经说您喜欢政治,而且也写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政治文章,您是从什么开始喜欢政治的?政治中有什么吸引你去研究的东西?

我一直是学政治学的,但真正对政治——而不是关于政治的书、关于政治的文章——感兴趣,是24、5岁之后的事。对政治的关注可能有两方面原因吧,一个是我自认为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而政治本质上是一门关于正义的学问;另一个原因是纯知识上的兴趣,觉得政治如此复杂,而复杂的东西激发你的解释欲和探究之心。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曾说过一句话,大意是:You can’t be an economist if you’re not playful。一切学问,包括政治学,都是如此。现在常有学生给我发信,说我想学政治学,因为我想“改造中国”,我说不要,你要因为一件事情有趣而去做它,而不是为了拯救世界——你不可能拯救世界的,世界哪有那么容易被拯救,世界就是被你们这些想拯救它的人给拯救坏了的。

13、        看了您《让政治变得家常》等一些文章,您似乎从来不直接说国内某些方面做的不好,而是用国外的实例来突显国内存在的一些问题,这似乎是你行文的一种方式。这是不是您的海外经历所赋予您的新视角?您什么时候开始转型做政论文章的?是因为在国外看到了一些新的民主政治的经验吗?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通过谈论国外谈论中国,是一种策略。但同时,更重要的是,我是个对“比较”很感兴趣的人,觉得大多数好的社科问题都是源自于比较的视角——把你当下的经验世界陌生化,把它作为各种可能性之一来看待,它的奇特之处才会凸显。俾斯麦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这简直我最喜爱的对政治的定义。

不存在“转型”做政论文章,我一直是双管齐下的。我最早开始上网(99年左右)就是从时政论坛灌水开始的。

14、        有几个问题挺想知道,在您《让我想想》的博文里,您为是否回国发愁,后来的一些博文涉及到了找工作,后来是一个什么机缘,来到剑桥的?您学了美国的政治,又看了西方的政治,内心中还有这中国政治多年的影响,这三种政治在你的脑海中会不会时常的掐架、碰撞?这是否是你用小事例来反观国内政治现状的一个原因?

来剑桥就是看到招聘广告,然后就来应聘了。

至于不同地方的政治是否造成观念上的冲撞,是这样的:如果你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世界观,你眼中的世界就是一个有序的世界,每一个经验事件在你的认知体系中都有它的门牌号。

15、        您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博士,哈弗大学博士后,剑桥大学讲师,这一路走来,是自己内心当中不断提醒自己进步的声音的督促,还是其它因素。在您成长的过程中,有哪些可以和当下的一些大学生可以分享的成功经验?

我学途上一直非常顺利,运气起了很大的作用。当然我是个很要强的人,一旦做一件事,就会非常认真地去做,大概是传说中的完美主义者。比如我以前勤于写博客的时候,写博的态度可以说是呕心沥血;后来接手几个专栏,写专栏的态度也可以说是呕心沥血;其实我教课、写论文,也是非常认真的——尤其当我做的事情需要别人来承担后果时,我会非常认真。

如果说有什么经验愿意分享,就是精神上的独立和知识上的谦卑感吧。第一,在接受每一个观点、观念之前问个为什么,不要因为你身边1000个人都说那是对的你就说那是对的;第二,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自己的无知无知。在表达每一个观点、观念之前问个为什么,不要迷恋立场,不要迷恋姿态,也不要迷恋小圈子的温暖,更不要被那些说话、写文章气势汹汹、胸有成竹、挥斥方遒的人吓倒,每个人在这个世界的复杂性面前都是微生物。

16、        您在一篇文章中说,自己是“具有那文青特色的愤青,但是到底文学是您的正房还是政治学是你的正房,这两个还在头破血流的互掐”,3年过去了,现在谁占上风了?文青似乎和愤青的气质似乎不同,而您却有这两种气质,这也是性格原因,还是兴趣原因?另外,为什么对自己做出如此的评价?

文青、愤青都只是微生物匍伏在这个世界的复杂性面前、并企图接近这种复杂性的方式,类似于为了表达对一个人的爱意,今天给他做红烧肉,明天给他做小葱拌豆腐。

 

关于生活中的你

17、        认识你的人都说你乐呵呵的,性格开朗,甚至有网友说你“母仪天下”,你认可吗?生活中的你是什么样子的?(东西乱丢,还是井井有条?外人面前性格开朗,私底下深沉?……

“母仪天下”那个说法也太夸张了,我当然不认可。爱笑是真的。我性格应该是比较激烈的人,比别人更开朗,也比别人更抑郁,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冬夏分明。不过一般我都把开朗的一面展示给他人,抑郁的一面留给自己,非常八荣八耻。生活中的我……属于懒散和丢三落四型的吧,我经常不洗水果就直接开吃,买同一个东西总是比别人花的钱更多,一年平均丢5把伞,从来不买需要绑鞋带的鞋因为懒得弯腰。

 

18、        您曾经写过一本书《那么,爱呢》,您所憧憬的爱情是什么样子

有话说,粘乎。

19、您爱好看歌剧,除了歌剧还有什么爱好?(这点似乎很小资也很文青,嘿嘿)

爱好歌剧?我一向痛恨歌剧啊,觉得歌剧简直跟领导作报告有一拼。我的爱好跟士兵甲一样,音乐、美食、电影什么的。我很想说自己还爱好摄影、建筑、天文学什么的,但又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这样说。

20、您最喜欢的音乐风格?

主要喜欢带rock风格的blues吧,“象一双长满了老茧的手抚摸一个新生婴儿”那样的音乐。心情好的时候,也喜欢那种节奏感很好的音乐,一听就让人想跳舞的音乐。

21、平时,您私底下也喜欢翻阅政治类的书籍吗?

不是“也”喜欢,那几乎是我读书的唯一类型,当然有出于工作需要迫不得已的原因。如果有时间,我希望更多地读读小说、历史和科普类书籍。

22、最近很喜欢的休闲方式?

有时间读自己想读的书,对我来说一直是最好的休闲方式。如果读到一本好书,身边正好有一个可以交流的人,那就好到让人想骂娘了。

23、您是如何减压的?

看情景喜剧,做数独游戏,写日记,做白日梦,Tom Waits。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