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瑜 > 都是IMF惹的祸?

都是IMF惹的祸?

4月初的20国首脑会议据说没干成别的,就是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了个5000亿美元的大红包,使其规模和功能大大强化。IMF还在数钱呢,4月24号,其负责人收到了一封信,题目叫“督促IMF负责人具体政策改革的请愿书”,要求IMF缩小其政策范围、减少贷款条件、加大公共服务款项,签名的有加纳的非洲全球联盟、马拉维的行动援助国际、美国的非洲行动……以及其他所有你能想到和不能想到的几百个非政府组织。

当年美国前总统布什将北朝鲜、伊朗、伊拉克称为“邪恶轴心”的时候,西方知识界和媒体一片哗然: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给人扣这么个帽子呢?一点也没有建设性。不过,有趣的是,我发现西方知识界在斥责布什总统的“邪恶轴心”学说的同时,其实自身也在有意无意地制造一个“邪恶轴心”观念,这个轴心的成员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贸组织。

当然谁也没有明确地称这些国际组织为“邪恶轴心”,但是从我8、9年前进入西方高校以来,就发现我接触到的大部分关于“发展政治经济学”的讲座、书、新闻报道都在重复一个主题:都怪IMF!都怪WB!都怪WTO!其中对IMF的谴责尤甚。于是,就像小时候我还不知道国民党是何物时就已经对它恨之入骨一样,在我还不知道IMF为何物时,就已经对之深恶痛绝了。

IMF受到谴责,究其原因,据说是因为它是执行“华盛顿共识”的黑手,而“华盛顿共识”的逻辑似乎是这样的:你想获得IMF的贷款援助吗?请削减政府开支、企业私有化、贸易自由化。就是说,如果你想拿到IMF的钱,必须先改革本国的经济甚至政治模式——向市场化、私有化、开放化、小政府化方向前进。这种“有条件贷款”里的“条件”貌似无害,却引起越来越大的争议。贷款国民众不高兴是因为“削减政府开支”往往意味着教育、医疗、公共行业工资的削减;贷款国政府不高兴,是因为IMF对其指手划脚,捆住了它花钱的手脚;知识分子不高兴是因为……好吧,知识分子不高兴需要理由吗?于是,政府、民众、知识界骂声一片、相互强化,IMF就这样从一个金融组织被骂成一个霸权主义“邪恶轴心”。

一边给你发钱,一边还挨你骂,IMF听上去真的很冤大头。但挨的骂也不是没有一定道理。众所周知,IMF战后刚成立时,初衷是维护世界汇率体系的稳定,缓解各国收支不平衡,但是从70年代开始,它越来越转向“促进穷国的可持续发展”这样一个远大目标,而促进这个目标的手段就是通过贷款条件来改造这些穷国的政治经济模式。问题在于,IMF“在改革中求发展”的远大目标四处碰壁。不但救火成功案例屈指可数,甚至有批评者还认为它火上浇油。据统计,在80-99年接受IMF和世行贷款最多的12个非洲国家里,有7个在此期间经历了人均GDP负增长。90年代接受贷款最多的十个前苏东国家里,有6个在此期间经历了人均GDP的负增长。在拉美,经济增长速度50-80时代比80年代后快得多,而80年代后正是拉美接受世行和IMF贷款最多的时代。所以有学者得出结论说,IMF不但于事无补,简直是经济增长的毒药。阿根廷、厄瓜多尔、肯尼亚、赞比亚等国爆发反IMF的民众大游行也因此不奇怪了。

IMF虽然“劣迹斑斑”,我倒觉得对它需要“辩证”地看待。且不说IMF曾经在救助一些危机国家起过积极作用(94年墨西哥、97年韩国和泰国、最近冰岛和东欧),关键是这样的,大多数求助IMF的国家一般都是在债台高筑、入不敷出、经济到达崩溃边缘的时候才找上门来的。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IMF的药方没起作用,到底是药不行还是病人病得太重呢?就象一个人得了胃癌吃三九胃泰不见好,如果他不幸去世,那是不是能怪三九胃泰害死了他吧?比如阿根廷,80年代末通胀率高达百分之几千,这种情况下IMF90年代在阿根廷推行紧缩财政政策,难道不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吗?更何况IMF开出的药方在很多国家得到执行的程度很低,象厄瓜多尔、巴基斯坦,药都没吃下去,又怎么能怪药不见效呢?事实上,象印度、中国这样接受IMF贷款相对少的国家,虽然不面对IMF的直接压力,经济获得长足发展靠的正是市场化、开放化、财政适度开支等药方,因此把“市场化”这个药方一棍子打倒,似乎不妥。

这当然不是说IMF没有任何问题。《White Men’s Burden》一书列举了IMF的种种问题,比如太野心勃勃,不分主次,实施方式太自上而下,对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现实考虑太少 ……这些都很有道理。但是那种“都是IMF惹的祸”观念盛行一个后果就是,人们忽视发展中国家自身在其“欠发展”问题上的责任。指责IMF其实很容易,因为它“怎么做都是错”:遇上经济危机,不帮是见死不救;帮则条件太苛刻;条件紧,侵犯主权;条件松,助纣为虐;通过政府帮,只管精英不管百姓;通过民间团体帮,挑拨离间想搞颜色革命。但事实上,正如马克思所说,“内因才是事物发展变化的主因”。如果一个国家腐败盛行、社会动荡、政策短视,管谁借钱估计都无力回天。比如海地,它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获得IMF短期贷款次数最多的国家,但它同时在179个国家腐败排名中占177位,独立以来发生过200多次政变或骚乱,你说给它借钱有什么用呢,也就IMF还一往情深地给它借。与海地类似还有刚果、安哥拉、乍得、索马里等等“失控国家”。

当然,IMF并没有被骂倒。G20这次给它注资5000亿使其如虎添翼,就是明证。当然G20也是没办法,在经济危机全球化的今天,救市资金不注给IMF这个救市机构,又能给谁呢?IMF也许伤痕累累,但又是不可替代的。当然IMF这些年来也逐渐调整战略,现在也终于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了。在对民间团体请愿书的回信中,IMF总裁表示,现在IMF“贷款条件已经被大大简化了”,他尤其指出“IMF没有限制教育和医疗支出的条款,事实上IMF在穷国三分之一的项目都用于维持或增加福利支出”。G20之后,各国纷纷加大贷款申请力度,IMF,这个“万恶的美帝霸权主义代言人”,揣着鼓鼓的腰包,顶着烂西红柿、臭鸡蛋又出发了。

 

《南方周末》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