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瑜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一月
2010年01月29日 13:09

再天真一些

我身边有很多看透了世界的人。有一次一个朋友跟我说:我女儿长大了,决不能从政,政治太肮脏了,哪里都一样。虽然当时我们坐在闹哄哄的车里,非常不适宜谈论政治,我的严肃病还是犯了,我反驳道:政治到处可能都是肮脏的,但是一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更肮脏一些。

后来我在别的地方看到一个更好的表述方式,那句话说的是:不要让“最好”成为“更好”的敌人。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完美的人性、完美的制度,完美的政治,但是完美的不存在,不应该是我们放弃追求“稍微美好一些”社会的理由。

《民主的细节》是一本很家常的书,试图从具体的政治事件、甚至柴米油盐的角度来观察分析美国的当代政治——确切地说,分析政治本身——......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4日 13:03

快乐的可能

他们竟然也是这样过来的。这是我看了电影《白丝带》之后最强烈的感受。

我是说,他们的文化也曾如此压抑、如此阴暗、如此令人窒息。他们,德国人,传说中有着自由传统的西方。这个电影简直就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就是 《孔雀》,就是《青红》。重要的不是情节,是氛围,是一口无限幽深的暗井里快乐的不可能性。

你能想象那样一个世界吗?一个初生的婴儿,无比娇嫩,无比纯洁,但是从他降生第一天起,你就知道他此生是不可能快乐的,他所降临的那个世界是不可能给他快乐的,事实上它所降临的世界是与快乐为敌的。如此与快乐为敌,它举着一只苍蝇拍,四处虎视眈眈地寻找快乐,一旦发现,就将它们一拍子打死。

在《白丝带》里......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5:59

一直

1.

一直就喜欢google。我的中文输入系统,google拼音;IE主页,google news;查地图,google map;编辑照片,google pisca……Google的特点是简洁,有趣。如果google是一个人的话,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阳光男孩”:个子高,爱笑,穿球鞋,爱打篮球。

然后就发生了摊牌这事,这简直就像发现你暗恋的运动健将竟然还暗暗写诗。

可爱就是这样变成性感的。

2.

炒作!炒作!他们说。

我发现,矮个子看到高个特别爱喊:高跟鞋!高跟鞋!

丑女看到美女都爱猜:整容了!整容了!

3.

在中国就要遵守中国的法律,他们又说。

不知道贵国法律的面料是皮筋吗?马兰花开二十一,二十五六,二十五七......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4日 12:04

吵吵更健康

民主制度的精妙之处,要我看,用中国的一句俗语就可以概括:三个臭皮匠,顶得上一个诸葛亮。“三个臭皮匠”怎么能顶得上“一个诸葛亮”?美国政治学家Page和Shapiro花了一整本书(《The Rational Public》)来阐述这个道理:在他们看来,虽然美国选民作为个体往往很无知——比如甚至不知道参议员的任期多长、不知道联邦大法官的名字、不知道哪个党在把持议院——但作为一个集体,当三个“臭皮匠”凑在一起时,往往能做出相当合理的决策。为什么?因为“合成的奇迹”。“三个臭皮匠”知识结构上可能互补、错误可能相互抵消,当三个臭皮匠变成三万个、三亿个时,这种知识互补、错误抵消的概率就变得相当大——这两位学者通过分析美国50年以来的公共......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4日 12:03

大家一起来算账

麦德胡卡,一个印度学者,有一次坐飞机时受了刺激。那天上飞机前他刚看了美国的大选辩论,发现其辩论总是针对具体的政策及其效果,但是在飞机上看到的印度一个州级选举辩论则刚好相反,其辩论完全空洞无物,既不谈论政策也不谈论绩效,就是口号和人身攻击而已。对比如此鲜明,令其深受震动,下了飞机之后,他创办了“国会研究服务”,一个旨在为印度政治家提供政策信息的思想库。

麦德胡卡的观察可以说指出了成熟的民主制和不成熟民主制之间的一个核心不同,那就是政治辩论的技术含量。好的政治辩论应当集中于具体政策,而不是煽情或人身攻击。但是纵观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主,政治辩论内容往往是“你是某某阶级代言人”、“你是某某国家......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8日 18:41

一个八卦式访谈

《博客天下》的记者采访

1、看您最初的博客都是一些对于生活的点滴记录,包括您写论文、找工作、搬家等等,当初写博的初衷是什么?情感的抒发、表达观点?

我思维比较活跃,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多,生活中常常无人分享,写博客成了一种很方便的表达方式,让自言自语显得不那么尴尬。

2、在写了3年多博客以后,对博客有了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另外,博客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应该是4年多吧。博客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它的“快餐”性质。这种文体鼓励交流的即时性,语言有趣,和读者互动,情绪的传染,但所有这些优点都有硬币的另一面,它不大可能造就有深度的思考、讲事实讲论据的系统性、不鼓励独立的冷静的想法。......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4日 11:51

在微小事物中获得解放

《新周刊》,年终命题辞旧迎新稿,博客里好久没有出现“情绪”这一标签了,呵呵。

Happy New Year To Everyone!

---------

09年1月我终于搬进了新公寓。

这是个有点奇怪的小区。在英国,一般中青年人喜欢住独门独院的房子,老年人才喜欢住公寓楼。因此我的邻居们情况是这样的:Daffny,86岁,寡居;Michael,78岁,寡居;楼下,Dorothy,93,寡居;Beth,96,寡居……总之整个单元的平均年龄怎么也得有75。

生活在一堆老年人当中,感觉非常奇妙。下班回家的时候,经常能看见Dorothy坐在她家窗前发呆,背弯成个大虾米。有时候还能碰见Beth,她表情严肃,以每分钟10步的速度在院子里散步。78岁的Michae......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4日 11:50

一个八卦式访谈

《博客天下》的记者采访

---------------------------------

1、看您最初的博客都是一些对于生活的点滴记录,包括您写论文、找工作、搬家等等,当初写博的初衷是什么?情感的抒发、表达观点?

我思维比较活跃,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多,生活中常常无人分享,写博客成了一种很方便的表达方式,让自言自语显得不那么尴尬。

2、在写了3年多博客以后,对博客有了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另外,博客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应该是4年多吧。博客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它的“快餐”性质。这种文体鼓励交流的即时性,语言有趣,和读者互动,情绪的传染,但所有这些优点都有硬币的另一面,它不大可能造就有深度的思考、讲事实......

阅读全文>>